主页 > 老梁故事汇 >

浅谈我国单口脱口秀主持人的发展趋势——《老梁观世界》《晓松奇

/2019-03-06 20:29

  脱口秀起源于20世纪初的美国,在中国落地生根则以1996年中央电视台《实话实说》的开播为标志。近年来,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网络技术的日益成熟,我国脱口秀节目也在与时俱进,主持人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日益凸显,尤其在单口类脱口秀节目中,主持人成为了节目的核心和符号。本文选取了我国具有代表性的三档单口脱口秀节目,从主持人的角度切入,对三档节目进行分析,对当代单口脱口秀主持人的功能定位进行比较,从中总结出我国单口脱口秀主持人的发展趋势。

  “脱口秀”一词来自于英文词组“talk show”,起源于20世纪初的美国,核心在于谈话,重点在于展示,即要求以独具风格的谈话吸引受众的眼光。如果将脱口秀做一个简单的分类,可将其分为“单口”脱口秀和“群口”脱口秀。顾名思义,群口脱口秀要求节目至少有一位或以上嘉宾与主持人进行互动,甚至有观众的参与,多方观点的碰撞擦出火花。而单口脱口秀则省去了嘉宾与观众,仅以主持人个人的表达能力支撑全场。这类节目的形式较为单一,因此对主持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需要主持人具有更丰富的知识储备、良好的表达能力以及快速的临场反应。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成熟,网络脱口秀逐渐受到受众的关注,与电视脱口秀相比,网络脱口秀并非简单地复制,它呈现出准入门槛低、互动性强、运营渠道多样等特点。

  美国 CBS《60 分钟》新闻节目创办人唐?休伊特40 多年前创造了“主播”(Anchor)这个词汇,他说,主播就是“接力赛中跑最后一棒的那个人”。脱口秀的主持人却有着更高的要求,他不仅仅需要接过接力棒,按照既定的路线冲过终点,还需要在冲刺的过程中玩出新花样,给观众留下深刻而悠远的启示。

  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,新的时代给主持人提出了新的要求,他们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节目元素,而成为了节目的代表性符号。诚如我们所见,大多单口脱口秀的名称均取自于主持人的名字,实现了“节目主持人”到“主持人节目”的转变,让主持人成为了节目成败的决定性因素。如今,主持人的定位趋于多元化,功能也在逐渐丰富,从传统媒体的传播者逐渐演化为社交媒体的经营者,本文选取的三档节目则充分反映了这一演进过程。

  《老梁观世界》(以下简称《老梁》)2012年1月在辽宁卫视正式开播,是我国首档新闻评论类节目,初出茅庐就获得了瞩目的成就,是国家广电总局首批“全国10大创新创优电视栏目”,《新周刊》2012年中国电视榜最佳时评节目。老梁本人从记者起家,转业编辑策划,最后成为主持人,拥有丰富的从业经历,是一名资深的媒体人,节目中的他评说时事、妙语连珠,以一贯的独到观点和犀利幽默的语言受到了观众的喜爱。以其名字命名的“老梁系列”节目,包括《老梁观世界》《老梁故事汇》《老梁说天下》等,将“老梁”的名号打造成为了一个品牌,直至今日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。依托于电视媒体的《老梁》,拥有传统电视传播所具备的优势和局限。

  作为一档新闻评论类脱口秀,《老梁》的受众面较广,它的话题选择紧贴于社会生活或时事新闻,形成“信息传递+信息解读”的传播模式,为普通大众所接受。一般情况下,节目由一段视频资料作为开端,简要介绍本期节目所解读的新闻事件,随后,老梁对此事件进行更详细的介绍,此阶段为节目第一部分。而后,老梁对该事件进行更深一层的解读与剖析,例如事件的影响,之于当下的意义,带给我们的启示等,此阶段为节目的第二部分。

  如《二孩时代来了》中,以近期大热的“二孩”政策为话题,老梁从解读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内容开始,梳理了我国生育政策的历史,评点了我国人口老龄化的现状,最后就“二孩”政策将带来的影响做出预测性评析。

  以时事为基础,以意见为主体,加上主持人通俗而风趣的表达方式作为点缀,形成了新闻评论类脱口秀的常见模式,让受众接受到最新资讯的同时带给受众一些思考和启迪,表现了一档节目或一个电视台的社会责任感。

  《老梁》依托于辽宁卫视这一传统媒体平台,节目从初期选题到后期制作再到节目宣传和运营,都有专业团队的扶持和大量资金的投入。因此,老梁只在节目团队中作为一名核心成员参与节目的筹划和制作中,主要起到两部分作用:第一,对节目组的选题提出意见,在节目组提供的后备选题中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话题。随后,节目组根据他选择的话题进行后续的工作。而他则根据该话题深入学习,加强自身的相关知识储备,并融入自己的观点,形成节目的主体内容;第二,在演播室内成为一名传播者,依据台本和自身的临场发挥,将观点与意见传播给受众,形成节目的表现形式。这基本上成为传统媒体脱口秀的固有模式,主持人是团队中的重要成员,而不成为团队的领导人物,更多的是配合与参与,在节目中主要担纲传播者的角色,注重的是观点的表达,而不要求犀利。

  《老梁》根植于传统媒体,它的后期宣传和品牌化塑造也由辽宁卫视一手承办。在节目宣传上,主要以电视广告、预告为平台,将《老梁》作为辽宁卫视的王牌节目之一进行推广;在品牌打造方面,辽宁卫视将老梁与王刚、李咏一起打造为“三大北方名嘴”的组合,形成叠加效果,旨在打造一个具有北方特色,肩负社会责任,承载老百姓文化需求的复合型卫视品牌;在节目延伸经营上,节目组将老梁的时评杂文编整成同名书刊,发行销售,让受众获得不同于视频等节目的线下体验。总的来说,《老梁》的节目经营主要是为辽宁卫视的整体品牌化服务,沿袭了传统媒体单一、保守的作风,处于被动服务的局面。

  虽然早期的《老梁》取得了瞩目的成绩,但在电视节目娱乐化与网络新媒体兴起的浪潮下,传统媒体的单口脱口秀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冲击,节目的反响也开始趋于平淡,截止2013年10月,《老梁》的收视率为0.5393%,在全国综艺节目中排名第76名,在网络平台上,其点击量在平均每集30~40万之间,与新兴的一众网络脱口秀相比,成绩平平。

  《晓松奇谈》(以下简称《晓松》)是一档定位于文化传播的网络脱口秀节目,由才子高晓松坐镇,谈古论今,嬉笑怒骂,指点江山。它的前身为2012年在优酷网开播的《晓说》,节目上线后便引起了巨大反响,仅第一季结束时,播放量就超过了1.5亿。2014年,节目转战爱奇艺,全新的出发再度引起收视狂潮,保持着平均每集超过500万的播放量。《晓松奇谈》完全依靠网络媒体起家,拥有专属团队,制作极简,仅凭高晓松的个人魅力俘获万千受众,而无论是在节目的线上视频还是在线下经营中,高晓松的个人地位都得到了凸显。

  《晓松》的受众定位主要集中于具有高学历的中年男性群体,因此传播的内容需要更明确。不同于《老梁》的针砭时弊,话题紧跟社会热点新闻,《晓松》的话题并非取自于社会生活,而是来自于高晓松个人的知识储备,偶有涉及社会热点新闻,但只将其作为引入话题的过渡,绝不成为节目的主要内容,甚至逐渐脱离了时事信息的范畴。节目内容主要来源于高晓松广泛的阅读基础和多年的游学经历,集中在各国的历史文化信息上。高晓松选择的历史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“野史”,即没有被记录进正史资料的历史信息,兼具严肃性和趣味性,甚至具有禁忌性,颇吸引眼球。例如美国的种族歧视、南明的名妓都成为他挖掘的对象,两集《梦回青楼》中,他将青楼与妓院严格区别开,称青楼是有才华人士的聚居地,传承了中华的优秀文化,这种看似花边的“野路子”信息,却矫正了国人多年来的误解。新奇的角度,独特的观点,历史文化的娱乐化传播让《晓松》与传统媒体节目严格地区分开来。

  在《晓松》背后的团队中,高晓松有着统领团队的功能,实现了团队服务个人的转变。节目内容主要靠他的积累,演绎方式全凭他的兴致,演播室也选在自己家中,观点尖锐,语言戏谑。《晓松》在创始阶段就将节目定位于高而精的文化传播,摒弃了传统媒体的宏大的包装和精美的后期制作。爱奇艺为高晓松设立了个人工作室,同样的专业团队相较于辽宁卫视而言显得更年轻,没有华丽的演播室,没有绚丽的灯光,没有漫画视频,也没有有趣的字幕和虚拟场景。

  在节目中,高晓松顶着一头蓬松的齐肩发,驾着一副硕大的黑框眼镜,不时用手向上一扶,翘着二郎腿,折扇随意地折起又打开,摇摇晃晃,与老梁正襟危坐的主持形象相比,更具有亲近感。他口头语众多,操着一口略带韵律的北京话,形成了与观众面对面的“漫谈式”互动。在节目制作精简与主持人个性突出的双向互动下,节目形成了“聚光灯”式效应,将主持人的地位最大化凸显,突出主持人的个人特色。

  作为一档新兴的网络节目,经营的思想已经开始在节目中得到展现。不同于《老梁》服务传统媒体的经营方式,《晓松》已被打造成一个以高晓松为中心的独立品牌。节目尾声,高晓松会选择微博中呼声较高的问题进行解答,节目之后,他也会在微博上与观众进行交流,与受众形成了互动式沟通。此外,高晓松将节目的未删减版收录为书籍《鱼羊野史》,共分为六卷,目前已出版到第四卷,旨在还原给受众一个未整容的素颜历史,节目同名书籍《晓松奇谈》也已出版上市。高晓松还时常在节目中宣传自己的个人活动,包括与节目相关的书籍签售,也包括与节目无关的话剧演出,他将个人的品牌塑造与节目融为一体,实现了名人效应与节目品牌化的融合式发展。

  虽然节目经营的思维已经开始萌芽,但《晓松》的经营仍处于初级阶段,仅限于简单的产品延伸和传授互动,在新媒体日新月异的今天,单一的经营模式是不够的,还有更多可涉猎的领域有待开发。

  《罗辑思维》(以下简称《罗》)作为一档网络脱口秀节目于2012年底在优酷网上线,以资深媒体人罗振宇为主讲,俘获了大量年轻人的喜爱。后来,随着自媒体的发展,《罗》开通微信订阅号“罗辑思维”,招揽会员,逐渐形成了一个新媒体时代的知识社群,拥有视频节目、微信订阅号、会员体系、微商城等。截止2015年10月,视频节目播放量超过2.9亿人次,微信订阅号用户也已突破530万人,同时完成了B轮融资,估值超过13亿,俨然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自媒体公司。在整个节目的策划到经营中,罗振宇起到了核心性作用,担纲了主导者的角色,决定着自媒体公司的发展方向。

  《罗》以“有种、有趣、有料”为口号,以年轻、追求知识、追求有趣的网络深度用户为主要受众,以“帮你读书”为卖点,直击年轻人的痛处。现如今,受众的信息获取越来越明确,《罗》牢牢抓住了这一点,提供受众想要的信息。相较于《老梁》和《晓松》,《罗》的话题选择已经完全脱离时事新闻,他讲现状,也讲历史,讲经济,也讲文化,讲想象,也讲现实。节目多以罗振宇自己的思考为主,以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从逻辑关系上说服受众,并带给受众现实性的指导意义。他常以自己在某篇文章或书籍中看到的观点为切入点,加以联想与演绎,带领受众进入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,更重要的是通过罗振宇的讲述引领受众进行学习和生活。无论是在视频节目还是在微信语音中,他时常推荐一本好书,推荐一篇美文,推荐一个观点,不管罗振宇对此表示赞同或批判,对于新时期渴望新知识的年轻人来说,都形成了指导性方向,更具有现实性意义。

  “我做的不是内容,而是一个人格体,一个人格形象。”主持人在这样的节目中成为了塑造的重点,节目多样的内容、形式,都是为了凸显主持人的个性特征。罗振宇同样拥有团队,这样的团队在他的口中是不规范的,但却在他的一手经营下成长起来,在这个团队中,主持人不再受限于团队,而是运用自己独特的方式,引领团队,决定发展方向。罗振宇把自己看做一个“手艺人”,向观众传递自己的思维方式。

  在节目策划中,他跳出常人的思维方式,选择看似天马行空的话题选择,却能用背后的逻辑性说服观众;在节目录制中,他严格要求自己,不允许有一点语言上的瑕疵,一期一个小时左右的节目通常需要10个小时左右才能录制完成;在微信平台上,他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推送一条长达60秒的语音,在清晨唤醒受众的思维,坚持至今;在节目后期,他带领创始团队亲自回复微博微信中的受众疑问,形成及时反馈机制。团队的统领者需要以身作则,罗振宇则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一个全能型主持人应具备的素养。

  《老梁》的经营思维来源于传统媒体的支持,《晓松》的经营思维则处于萌芽阶段,尚未形成规模,在这一方面,《罗》显然走在了单口脱口秀节目中的前列,已经拥有多维度、全方位的经营体系。他带领团队成为了互联网知识社群的试水人,利用新媒体平台拓展边界,先后推行网络视频、微信公共号、网上商城、会员服务,全方位出击,经营平台从互联网扩展到社交网络;他在节目后期推行线下活动,包括爱的抱抱、打赏箱与吐槽箱,唤起受众的情感共鸣,增强受众黏性;他实现了一套完整的会员体制,交费入会,提供会员优惠,包括拥有获得“罗利”的机会,参加线下活动的优先权等,以抽奖为主要方式,罗振宇牢牢抓住了年轻人猎奇贪玩的心理,在6小时内斩获160万元收入,获得了巨大的收益;他在网上商城售卖书籍,在中秋节推出“真爱月饼”,与乐视进行品牌合作,一系列的商业运营实现了经济利益的最大化。

  在罗振宇的手中,《罗》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视频节目,它逐渐成为了社交网络时期一颗闪亮的新星,他以盈利为目的,社交媒体为契机,实现了多元化经营,为单口脱口秀节目的发展提供了参考。

  当下社会正处于转折期,随着社会的不断前进,受众的需求和地位在发生改变,他们不再满足于单纯的信息传播,而需要从中获取具有指导意义的信息,他们不再是大众传播中的被动接受者,而是以自己所需去选择节目。综合上述三个节目我们可以发现,单口脱口秀节目内容的时效性逐渐削弱,而实用性则在不断增强;主持人的地位日益凸显;节目的经营体系也在逐渐完善。在这其中,主持人所起的作用在不断强化,已经成为一个独立且具有功能性的个体,无论是在节目的内容选择还是节目的经营管理上,都逐渐走向了主导性的地位,角色功能逐渐丰富,排列三 从单纯的传播者转型为复合型经营者。

  单口脱口秀节目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多元发展的时代,无论是依靠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,都需要跟上时代的潮流。如罗振宇所言:“互联网思维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,谁做的对,也不确定。探索的道路总是充满风险,往前冲的人,也许是勇士,也许是烈士。”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时代,所有人都是前进路上的探索者,有人失败,也有人成功,但无论结果如何,都是一种进步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主持人还将担当更多复杂的角色,脱口秀的传播模式也将随着主持人的角色变迁而发生改变。

  [1] 张曼缔.中国电视节目主持风格的演进与创新[D].暨南大学,2012.

  [2] 靳磊磊.探究网络自媒体节目传播特色——以《罗辑思维》为例[J].今传媒,2014(12).

  [3] 张鹏飞.电视主持人在节目中的功能流变[J].现代视听,2009(10).

  [4] 杨如倩.自媒体时代媒体人的新探索——以《晓松奇谈》和《罗辑思维》为例[J].新闻传播,2015(11).

  [5] 吴瑕.《老梁观世界》节目形态分析[J].南方电视学刊,2013(4).

  [6] 王振宇.主体性、趣味性、交往性:《老梁观世界》的独特风格[J].传媒,2014(5).

  [7] 张贞.从“罗辑思维”看自媒体传播特质与生长空间[J].传媒观察,2014(10).

  [8] 吴越.从高晓松到罗振宇:“自媒体”时代的精神众筹[J].齐鲁周刊,2015(6).

  [9] 王群,曹可凡.谈话节目主持概论[M].北京: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,2007.

  [10] 史晓萌.微传播环境下的脱口秀节目研究[D].郑州大学,2014.

  回首过去的95年,我们的党披荆斩棘、开拓进取,我们的党风雨无阻、成就辉煌。忆往昔峥嵘岁月,看今朝风华正茂,笔耕不辍,砥砺前行。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……

浅谈我国单口脱口秀主持人的发展趋势——《老梁观世界》《晓松奇